• <listing id="gefqe"><dfn id="gefqe"></dfn></listing>

  • 陸銘 LU, Ming

    時間:2017-12-21 來源:EMBA辦公室
    c72c83cf08a535e863bef5f93e3e0353.jpg            

    陸銘

    上海交通大學特聘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、中國發展研究中心主任、上海市政協委員

    研究領域:勞動經濟學、城鄉和區域發展、社會經濟學


    1、從經濟體量來看,無論如何,上海及周邊的地區都會形成一個事實上的“上海圈”。這樣一來,上海將衍生出三個相關的概念,第一個是上海市中心,第二個是上海的行政管轄范圍,第三個是在經濟上的“上海圈”。隨著上海經濟體量的增大和輻射力的日益增強,“上海圈”的概念將變得越來越重要。如果市場力量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,上海的行政管轄邊界對于城市發展的作用將會弱化。
     ——陸銘教授在《解放日報》發表題為“盡早制定上海經濟圈規劃”的觀點 

    2、人口的流動是跨地區的,建設用地指標的配置,到目前為止沒有跟人口流動趨勢一致起來,未來應該在這個方面突破。在推行上述政策應堅持三大原則:一、自愿原則,不能在征地過程中采取強征的方式。二、在交易中,應充分利用市場機制,建設用地的使用權或宅基地對應的指標使用權要有充分的市場評價,不能按照此前采取對農產品價格進行補償的方式。三,一定要以農民工在城市實際具有穩定就業和社會保障為基礎。
    ——陸銘教授接受《東方早報》采訪題就城鎮化土改問題發表觀點 

    3、我們不能說上海人口密度太低,但也得不到上海人口密度太高的結論。即便上海維持目前跟東京接近的人口密度,未來人口的增長可能也不一定在上海核心區,周邊可能有很大空間容納新增人口??紤]到東京出現人口重新回到市中心的趨勢,也許未來一段時間里,上海會經歷一個市中心人口下降又回升的階段。
    ——陸銘教授在《東方早報》上就城市化問題發表文章 

    4、北京已經出現嚴重的城市病,這是不能否認的,但出現城市病問題時不能只把疏散產業和人口作為唯一的解決辦法。如果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往小里做,而實際人口是按照市場規律,這樣的發展方式會進一步加劇十年以后中國的城市病
    ——陸銘教授在在2014中國城鎮化高層國際論壇“圓桌對話”環節發表觀點

    5、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在2003年-2008期間越來越快,之后,經濟增長速度逐漸下滑。從表面上看,這是非常典型的經濟周期的現象。但是,這只能說是表面的。(文章鏈接:http://opinion.jrj.com.cn/2016/11/18162721727357.shtml)

    ——文章來源于《FT中文網》,2016年11月18日

    6、“中國經濟的未來是空間重構”,這個詞可能聽起來有點陌生,但經濟的資源如何在各個地方進行配置,會影響到這個國家的經濟發展的前景。中國今天的空間資源的配置用一句話來總結,叫人往高處走,資源往低處走(文章鏈接:http://www.sohu.com/a/208859990_683350

    ——文章來源于《搜狐網——財經》,2017年12月6日

    7、用行政手段來調整人口的“素質結構”也是沒有科學依據的。人為控制城市低技能勞動力數量只會抬高生活服務業的成本,危害城市的生活質量和競爭力。在運用行政手段控制城市規模的過程中,讓一部分公民更多地承擔城市規模帶來的成本,另一部分更多地享受城市規模帶來的收益,那就有違市場經濟的公平性,有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有違世界城市發展的普遍規律。(文章鏈接:http://www.toptester.cn/news/media/33254.html

    ——文章來源于《商業周刊(中文版)》2017年12月15日


    网络赚钱